谷阿莫被告之后,“X分钟看电影”真的要凉了?

2019-01-21 05:45:19 / 打印

作者 /  张嘎央

“糟了糟了,要是电影解说干不成了,我就转行解说游戏了,你们还会陪我吗?”B站知名影视解说up主@阿斗归来了,在自己的动态里,贴出了一张官方文件内容截图,并配了上文和三个大哭的表情。

新年伊始,政策的铁拳就给蓬勃发展的短视频来了一招。1月9日,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的官网上发布了《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》和《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》,意在“提升短视频内容质量,遏制错误虚假有害内容传播蔓延,营造清朗网络空间”。

一则“规范”,一篇“细则”,加起来共100条,内容超过5000字,它们从审查、平台、创作者等多维度,对短视频行业做出了明文规定。2019年的短视频行业该往何处去?相关娱乐内容和文化产业会受到怎样的影响?“阿斗”还能不能干电影解说?一切问题的答案,都取决于这新发布的约5000个字。

失业的up主?

在B站动态表达了对新规定有所担忧的“阿斗归来了”,是以解说电影为主业,即我们所熟知的“x分钟说电影”类型短视频的头部作者,B站粉丝量131.5万,目前共投稿了285个视频,播放数突破1.7亿次。而最近,在他的投稿内容中,几个王者荣耀比赛的解说视频零星散落。

失业是不可能失业的,悄咪咪进行转型的试水,倒是也合情合理。而让他新生转行想法的,主要是这一条新规:

随着这条细则的出台,同样前途未卜的,还有影视混剪、动漫MAD、鬼畜视频等同人剪辑作品,在一些媒体的罗列中,甚至还算上了字幕组。

而对于阿斗“你们还会陪我吗?”的灵魂拷问,深受B站文化浸染的老司机观众们,皮一下就很开心:“可以陪,但没必要。”但往下翻评论,调侃之后还是有一阵难以言说的心酸和迷茫。除了阿斗,另一位知名up主@牛叔说电影,最近也数次因为平台审核问题而更换内容。

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,新规的出台似乎也并非一刀切,无论是谷阿莫、阿斗归来了还是牛叔说电影,B站的影视解说up主们,还是在上传新的解说视频,虽然心有关于前路的忧虑,但现实的更新似乎并未受到影响。关于同人剪辑,也有up主询问B站方面,得到的答复是“请您放心投递稿件”。

但愿事情能找到合适的解决办法,比如上映期结束后的授权,或者创作者与官方合作,将解说视频吸纳为宣发的一环等等,与其让拥有庞大粉丝基础的up主们被“失业”,已经聚拢的流量再次分散,也许找到合适的姿势利用起来,形成双赢的局面才是明智的做法。

二次创作还是侵权?

谷阿莫被告的根本命题

影评领域的短视频创作者,还是恶搞电影的网红?这两种评判总是电影解说类短视频之间摇摆不定。

2015年,这种压缩式看电影的方式开始兴起,代表人物就是众所周知的“谷阿莫”。他以独特的台湾腔和“舌头狂甩嘴唇”、“交配”、“科科”等习惯用语脱颖而出,除谷阿莫之外,天南海北口音的电影解说up主如雨后春笋,共同充实了这个全新的娱乐市场。

这些从碎片时间的缝隙中成长起来的影视解说up主,抓住了人们当下求快的心理,且视频内容非常重视用户需求。这些视频会为恐怖镜头配上马赛克、幽默的BGM以及高能预警,对新片的热点也跟得非常近。

然而,对某部电影纯主观的观点输出,大肆谈论好看与否,如果是朋友之间聊八卦无可厚非,但在百万粉丝的大V作品中表达出来,影响力的层次有了阶段性飞跃,十分容易引起了版权方的不满。这类作品的版权问题,又使它一开始就处在敏感的区域。

2017年,来自台湾的谷阿莫就被影音平台KKTV、电影公司又水整合等5家公司提告侵权,2018年6月7日,台北地检署正式起诉谷阿莫,认为其在没有经过授权的情况下使用电影片段重制,已经涉犯《著作权法》。

电影解说类的头部大V,粉丝积累已经到了百万甚至千万级别,比如谷阿莫B站粉丝量为228.6万,播放数突破3.8亿次,微博粉丝数竟然达到1170万,随便秒杀路边N线艺人。意识到其庞大的粉丝群体,以及产品逻辑和受众的相关性,最近,不仅一些片方会选择与up主合作进行电影宣传,连手机品牌也闻名而来,别问没有电影怎么解说,解说新品发布会啊!

当然,主流市场对于这种合作显然并未准备就绪,电影公司又水整合指控谷阿莫的短视频左右了观众的购票意愿,导致山下智久的《近距离恋爱》上映时间被缩短至几天,日本电影《脑浆炸裂少女》更是无法上映。反对谷阿莫的公司们控诉他“影响到票房收入与影片向电视台的再次转售,造成了8位数的直接损失。”

根据台湾的法律,谷阿莫也通过视频为自己辩驳,认为自己是在行使符合评论、研究、解说、教学或新闻报道的“著作权合理使用原则”,只是截取了原电影百分之一到百分之十的素材,属于“二次创作”,因此符合著作权的适用规范,不构成侵犯的罪名。

2018逐渐收紧的监管,

将决定2019年的方向

谷阿莫的官司悬而未决,而大陆则公布了《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》和《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》来规范短视频创作。当然,这并非大陆第一次对短视频的监管进行收紧。

去年3月22日,广电下发《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》特急文件,明确禁止非法抓取、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。而去年一年,抖音、快手、西瓜视频、火山小视频等短视频平台,均在版权专项整治、国家版权局约谈中度过。

研究新规后发现,值得注意的还有两点,一是在短视频的内容审查上,也明确规定了禁止恶搞历史人物、真实人物、他国国家领导人……这不是断了鬼畜的源头吗?等于鬼畜全明星一夜之间全被封杀了。

而最新出台的新规,除了让电影解说们瑟瑟发抖的版权问题,另一个着眼点,便是内容审核。今后,网络短视频平台都要实行节目内容先审后播制度,包括节目的标题、简介、评论等内容,甚至连弹幕也要经过审核后才能播出。

先审后播,意味着新生的短视频行业,从内容审查方面,正在逐渐向传统视频行业看齐。一方面,这是由快手、抖音等带动起来的巨大流量的证明,影响力大了,自然也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;另一方面,此前那些打擦边球的短视频内容都行不通了,当时可以“昙花一现”的东西,现在则没办法再为了寻求一夜爆红而做一些出格的内容了。否则,内容没红,平台整体极有可能伤筋动骨。

从电影解说up主到短视频平台,大家都心知肚明,2018年逐渐收紧的监管,将延续到2019年,甚至更久。而重视版权,并进行正能量的内容自审,将是2019年短视频求生和发展的新要点。行业想走向新阶段,必须要在这个基础之上。

近期热文